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惠兴证券公益赛关于乐视网退市的层面剖析
来源:慧聪网作者:洞察网2020-05-22 10:07:57

惠兴证券公益赛资讯平台在上周的市场分析报告中就提出过乐视网动荡局势的相关问题,而如今暂停上市一年的乐视网,最终还是走到了被强制退市的境地。5月14日下午,深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乐视网股票终止上市。接着将在6月5日起,乐视网将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届满的下一个交易日,深交所将对乐视网予以摘牌。

相信关注惠兴证券公益赛资讯平台的朋友们都知道,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如果出现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其股票上市交易。早在2018年,贾跃亭的印记就开始被接盘者孙宏斌逐渐剜除,“乐视”之名随之消散:乐视致新更名乐融致新,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唯一留有乐视之名的,只剩下上市公司“乐视网”。

惠兴证券公益赛了解到,在150亿“驰援”乐视之前,孙宏斌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三个业务中的股份分别是:8.61%、33.5%、21%。在致新和影业中持股比例远超其在乐视网中的持股比例,未来在将两者装入上市公司时,乐视网估值越低,注入后所占的股权比例越大。孙宏斌或许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选择“主动请缨”担任乐视网董事长,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乐视的“坑”居然这么大。

2018年3月,孙宏斌以工作安排调整为由提前卸任乐视网董事长。暗地里,一场资产负债剥离的止损大戏正式上演。随着乐视控股和乐视网被清理出户,融创通过控股公司将乐融致新等优质资产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再加上此前对乐视影业的增持,融创也早已跻身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在这个过程中,融创依旧是乐视网第二大股东,8.61%的持股不增不减。

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向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希望未来其个人所有的FF股权和相关受益权全部转入债权人信托,债权人也将放弃对贾跃亭和妻子甘薇的债权追偿。现如今,能拯救“乐视网”的恐怕也只有28万股民了。

2019年12月,乐视超级电视以别开生面的方式再度回归。在此之前,乐融致新曾宣布将Letv超级电视的中文品牌从“乐视超级电视”变更为“乐融”,以服务于乐融致新的完全去乐视化。本以为“乐视超级电视”就此告别互联网舞台,但仅7个月后,这一乐视电视业务原有品牌再度被融创拾起。颇具辨识力,且拥有较高积淀,融创在摇摆之后,还是并不愿就此放弃这个品牌。

当有人认为融创投资乐视会失败,孙宏斌却表示,“乐视才刚开始,我还没开始干活呢,你就说亏了,失败了,这不符合事实。”在贾跃亭宣布退出乐视网董事会的第12天,孙宏斌还请了几家媒体在北京大董烤鸭店吃饭,谈到贾跃亭的进退时曾表示,乐视绝对是好东西,只要老贾出局很多人都会感兴趣。老贾从易到出局后,一天可以接到20个合作电话。通过提名张昭和梁军,孙宏斌控制了乐视网董事会八个席位中的五个,也牢牢地将这家公司的命脉和走向掌握在自己手里。虽然曾多次打趣贾跃亭算不清乐视乱麻一样的资本账,但是从亲自掌舵那一刻开始,孙宏斌才知道这个“山芋”比想的更烫手,如何尽力止损成了这位精明商人接下来的首选之策。

一位证券分析人士曾告诉惠兴证券公益赛,乐视网的基本盘几乎集中在乐视电视上,随着融创对乐融控制权的不断加大,随着乐视网失去对乐融致新的控制,几乎代表着乐视网的完全崩盘。2018年9月21日至22日,乐视控股所拥有的乐融致新15.33%股权、乐视影业约21.81%股权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而这场拍卖自始至终只有一名参与买家,均以起拍价出价最终获得竞拍成功,即融创集团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拍卖后,乐视网不再是第一大股东,彻底失去了对子公司的控制权。随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乐视网合并财务报表,剥离后的乐融致新被纳入了融创文化板块。

三个月后,融创中国对旗下业务线进行调整,将乐融致新、乐创文娱,以及从万达集团收购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整合纳入成立的融创文化集团,并成为与融创地产、融创服务和融创文旅并行的融创四大战略业务。

在乐视体系里,惠兴证券公益赛了解到能和贾跃亭对等交流,并成为其朋友的人并不多,张昭便是其一。2011年,在自己创立的光线影业过的并不遂意的张昭,终于下定决心,得到贾跃亭独立上市的许诺后,拿出自己的关系网,一手创办了乐视影业。这不是一家“乐视式”公司,不需要太多的PPT,乐视影业的创立,来自于张昭自带的院线地推关系网-----这曾是光线影业的杀手锏。

很快,乐视影业跻身国内五大民营发行公司。即便是乐视的巅峰期,乐视影业也是乐视七大生态中最为优质的业务。张昭与贾跃亭,是各自的贵人。在乐视业务尚好的时候,两家人甚至常常结伴而游;这在乐视体系中并不多见。张昭是真正有话语权的封疆大吏,也因此保持了乐视影业一定的独立性,虽然在某些时候会与整个乐视体系出现一些龃龉,但在上市或者后来的注入上市公司的问题上,二者方向一致。

但风暴的来临,却使得一切发生了变化。2016年年终时,为了挽救生态危机,张昭已经向贾跃亭借出了一笔钱,这笔钱一度影响了影业的日常运营。

到了2017年,状况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一位曾在乐视影业任职的人士向惠兴证券公益赛证实,贾跃亭反复向影业拆借资金,一度让张昭十分苦恼,老张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很难说不,直到后来一笔资金出现违约,孙宏斌亲自出面,才叫停了贾跃亭与张昭的资金往来。从乐视大厦到六里屯的小楼,不需要开车,步行即可。多次表达借钱请求却未得回应的贾跃亭,终于耐不住性子,来到了小楼下,张昭还是没有见他,直至贾跃亭出走美国。

惠兴证券公益赛通过一季报发现,乐视网目前整体债务近百亿元,规模巨大。截至2020年3月31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0.35亿元,主要为应付供应商及服务商欠款;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它非流动负债30.49 亿元,主要为公司向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借款产生。

乐视网曾是创业板龙头企业,市值一度高达千亿,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乐视网股东数量为28.07万户。其中贾跃亭持有9.2亿股,占比23.07%,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贾跃民持有6368万股,占比1.6%;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2388万股,占比0.6%;三者所持股份全部处于冻结状态;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还有5家机构合计持股2.31%。

但显然,贾跃亭方不认为自己应该承担全部债务,5月14日,乐视控股发表声明称,贾跃亭早已不实际控制乐视网:此外还表示乐视网公司债务中贾跃亭担保的金额约30亿元;贾跃亭此次的个人债务重组计划中已经包含了乐视云担保案的债务以及乐视鑫根并购基金的连带债务。而乐视网方面回应称,截至目前,监管部门还是认定贾跃亭是乐视网的实控人,乐视控股的上述言论仅为“单方面言辞”。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linlin]

评论排行
热门话题